西部美术网

从巴黎美院到梵高 看到了徐悲鸿刘海粟的不同选择

2020-01-09 15:47|作者:编辑部|围观: xiart.com.cn

  黄松

  东京上野之森美术馆的“梵高展”,从艺术的角度讲述了梵高励志成为艺术家的10年中,艺术风格的形成过程,配以“印象派”诸家的作品,似乎看到了百年前刘海粟等人接收的印象与写意艺术;在上海博物馆“美术的诞生:从太阳王到拿破仑——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以巴黎美院为主题,看法国17至19世纪的学院教育,这是徐悲鸿等人选择的艺术形式,也可作为中国当下学院教育的模版。

  梵高展

  地点:上野之森美术馆(东京)

  展期:2019年10月11日-2020年1月13日

  票价:1800日元

  点评:从米勒、海牙派到印象派,梵高写入了艺术史,仅仅用了10年。此展以作品讲述配合书写文字,讲述梵高艺术的十年。
评星:四星

  或许是临近年关,上野公园里的东京国立博物馆、西洋美术馆等文化场馆均早早放假,唯有上野公园东南角、从建筑和展览面积看并不起眼的上野之森美术馆依旧开放,当然说“不起眼”只是其本身低调,这间2层玻璃小楼里曾展出过维米尔等西洋艺术大家的作品,其运营背后是日本美术协会,历任总裁皆为日本皇室成员。或正因为有这样的背景,这间不大的美术馆,才得以能容纳一个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这一次来的是梵高(进了展厅得知不只梵高)。

从巴黎美院到梵高 看到了徐悲鸿刘海粟的不同选择

  上野之森美术馆外蜿蜒曲折的排队人群

  经过近40分钟在凛冽寒风中的排队,终于在天将黑未黑的时候,挪进了美术馆的小门,并随着人流走到了位于美术馆二楼的第一展厅。尽管有展馆内混杂的提示,但直至进了展厅才真正体会到“混杂”的概念,展厅几乎挤满了人,每一件作品前更是密密麻麻,好在观展良好的秩序,让笔者渐渐平静下来,跟着展线移动步子,也渐渐走入了梵高仅10年的艺术家生涯。

  1880年,27岁的梵高决心成为画家,开始自学。他阅读素描和色彩的理论,并开始临摹荷尔拜因、米勒等过去巨匠的作品。尤其是米勒对农民的描绘,让梵高产生了精神的慰藉和共鸣,他1880年在给弟弟的信中写道:“看到我临摹米勒的素描,你不失望吧。我总共有20张米勒的复制品,如果你能再提供给我几张,我一定会继续临摹,认真学习这位大师。”而到了1890年,梵高依旧迷恋米勒,他写到“某些无法触及的东西,被他用亲近、但又严厉的手法描绘了出来。”

从巴黎美院到梵高 看到了徐悲鸿刘海粟的不同选择

  梵高,《挖土的人》(临米勒作品),1880年10月

  以信件和作品的对照开启展览,这也是贯穿了梵高展的始终。再往下看,发现所谓“梵高展”展出的并非只是梵高的作品,而是讲述梵高的艺术从何而来,受何影响。展览按时间顺序给出了两条线索,“海牙派”和“印象派”,这两条线索也自然将第二和第一层分为两部分。

  1881年末,梵高向海牙派的核心人物安东·莫夫(Anton Mauve)求教,第二年,移居海牙,开始与其他画家进行交流。当时,海牙是荷兰的艺术中心之一,一批画家聚集此地,诗情画意地描绘了街道周围广阔的原野和水边,以及生活在此处的人的朴素生活。在这一部分展出了安东·莫夫、伯纳德斯·布罗姆斯等人的作品,梵高也曾和他们一起创作。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们对梵高在观察生活、写生模特等方面的影响。

从巴黎美院到梵高 看到了徐悲鸿刘海粟的不同选择

  梵高,《吃土豆的人》(版画),1885年4-5月

  融合米勒和“海牙派”,梵高在1885年画下第一张让自己引以为豪的作品《吃土豆的人》,这件现藏于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的作品并未在东京展出,此次展出的是这件作品的黑白版画,以及一系列服务于该件作品的农妇油画写生。为了这件作品,梵高花了一个冬天写生农民的头部和他们在室内的样子。

从巴黎美院到梵高 看到了徐悲鸿刘海粟的不同选择

  梵高,《戴白头巾的农妇头部写生》,1884年11月-1885年5月

  比较油画写生、黑白版画和记忆中《吃土豆的人》的油画,可以看出梵高对这件作品的用心,这件描绘五位农民在俭朴的灯下吃饭的作品,拥有复杂的布局和明暗的表现,为此他也和农民一起生活、了解他们生活的真实面貌。在东京展出的黑白版画是梵高在完成油画后,直接通过油画翻转而成的版画。此时可以说梵高想成为画家的愿望实现了。

从巴黎美院到梵高 看到了徐悲鸿刘海粟的不同选择

  梵高,《巴黎的屋顶》,1886年春,此为梵高初到巴黎时的作品,其中还有写实艺术的影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回顶部

回顶部

西部美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