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美术网

品读画家孙维国

2020-06-12 19:34|作者:编辑部|围观: xiart.com.cn

  (甘肃)刘文珂

  在岷县的两天交流活动中,认识了著名画家孙维国先生,因为他的画,吸引了我,感染了我。欣赏孙维国先生笔下的人物,感到酣畅淋漓,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气韵流光溢彩。人物传神的眼晴具有圣洁的一种引力,似要冲出画面,直达人的心灵。他以传统的笔墨渲染出新时代的人文内涵,具备纵情旷达超然的生命之美。其画作上的人物,神凝意聚、目光如电,造型准确、沉稳,用墨浓淡相宜,笔法流转中立其骨相,在色彩敷没中充其血肉,更巧妙地点染出晶亮的眸子。特别在人物面部表情的刻画,让人从中能感受到一种原生态的人性质朴、善良以及久违了的纯真。他的《神山圣水》、《远涉》等作品人物面颊上,爬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那种饱经沧桑的特写所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和张力,表达人物那种凝重、丰富的人生经历,以写实风格所凸现人物内心世界的繁复,让人深深地感染而震撼。这一切创作功力,都展示了孙维国不同凡响的审美趣味和独特的思辨创造力。作品《禅路云峰》中,一位藏族老阿妈凝神静气,表情肃穆深刻,细密的皱纹爬满了额头,饱经风霜的脸上,隐含世事沧桑的巨变,把一切酸甜苦辣刀刻斧凿在深深的褶痕里,染在苍白的头发上,融注于血液之中。人物那富有民族特色的花帽、耳环、皮袄与暗褐色的背景则明显地突显了人物的内心世界的静穆。

  岁月如语,岁月如泣,岁月如歌,是神灵给“岁月”带来的福祉,还是时代赋予人生如此灿烂的希望?孙维国的画给人无尽的遐想,巨大的震慑。在他的人物图式中有高原少女、沧桑老人、草原孩童、成熟的少妇。要表达他们的情感世界,有苦涩、有甘甜、有沉默、有希望、有梦想,具有时代明显的烙印。这一切,构成了孙维国笔下那超越时空的讴歌生命之美、以及不屈不挠,战胜疾苦的壮丽画卷。孙维国多次去青藏高原,去甘南藏区体验生活,以其敏锐的目光捕捉最质朴生活的闪光点,用手中的画笔抒写西部藏族人民生活的踏实、安详,

  在艰苦的环境下,努力改变生命、追求幸福的自然神态。在他的绘画中,传神与造景互相透,有机统一,把余韵的无穷的审美情感融化到宁静悠远、含蓄的人类至美的天人合一的生存环境中,丰富了人物画的绘画意境。在他的作品面里,展示给人类社会的则是别样的历史风貌,昭示给观赏者的是一种纯净的带有独特的藏传佛教文化情境,以其宁静安祥的心灵和血肉之躯,谱写旷达超然的生命之美。

  片祥云之下,朝圣者用身体丈量路程,祈求希望,义无反顾地前行合十、姿态各异、神情度诚,顶礼膜拜,这是雪域高原独有的悲壮而圣洁,古老而原始…读后留给观赏者心灵的颜动与悠远的思考。孙维国笔下现代中国人物画兼容历史与现代,浪漫与传统,大气与辉煌于一体的唯美画卷,具有一种阳刚之气和欣然向上的蓬勃生命力,是一次审美上的满足,是一段西部牧歌的旷达与超然,是一幅幅辉煌而充满着强烈时代气息的诗篇,反映出孙维国先生的才情、激情和不俗的艺术品位。

  艺术乃心灵事业,世俗乃生活哲学。

  孙维国的人物画,通过个人写实世界里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深度介入,而表现出一个人物画家对于人物本身、对于叙事与想象、对于真实生活与绘画艺术技法、水墨本身独特的感悟,从而超越于现代人物画的实验性,获得了一种同时具备文化传承含义和历史建构性的现

  代人物画与传统语言形式。

  具体地讲,他是以一种对象化了的方式进入传统、进入现代、进入生活、进入地域、进入少数民族一一藏族,几乎他所有作品的取材部来自于藏族老百处,无疑问,他正以自己独特的阐释视角去重新组合、翻新这些已有的资源,在解构中寻找新的秩序与规则,寻找自

  我构建的各种可能,而不似一般的人物画家那一味地朝向极限冲刺。他是通过深入写实来体展家对于人物绘画的把握与伸张,对于自身与人类命运的关怀。比如,他的《神路云峰》、《法音》等作品选择的即是来自现实生活中触手可及语境下那些对生活度诚而辛劲劳作的藏

  族妇女。这些,无不深刻地表达了藏族老百姓生存的现状。他曾数次赴西藏、青海、甘南等地体验生活,对藏族同胞的日常生活亲察、寻求和捉捕。因而作品注入更多的是现实感,显示出民族人物的情感。如表现藏族妇女度诚信仰的《法音》、表现藏族人民愉悦心情之作《神

  音》。在这些平凡生活中寓含着画家对大自然实美好的向往。尤其是《高原清晓》这幅作品,通过特写式描绘藏族人民,细腻而真实地刻画出众多人物形象,喻示出藏族百姓超脱凡俗追求天境的情怀。画家用笔墨反映西部老百姓生存状态和精神气质,以此表达一个艺术家所具备真、善、美的品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回顶部

回顶部

西部美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