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美术网

匠心中国 | 李守白:石库门是海派记忆之门

2019-11-21 15:11|作者:编辑部|围观: xiart.com.cn

李守白,上海市工艺美术大师,“非遗”海派剪纸代表性传承人李守白,上海市工艺美术大师,“非遗”海派剪纸代表性传承人

  爷叔们在天井中坐着黄竹椅乘凉,屋内留声机在婉转吟唱,女人们身着旗袍优雅又慵懒地围坐“搓麻”,猫咪袅袅地围卧在脚边……

  这一帧帧活色生香的画面属于旧时的石库门,也属于老上海的人们。

《上海人家》《上海人家》

  被称为“上海石库门先生”的海派艺术家李守白,用剪刀和画笔演绎出了这种独特的上海味道,也承载了浓烈的旧时情怀。

海纳百川,蜿蜒于纸上

  
      海纳百川,蜿蜒于纸上

  剪纸艺术是最古老的中国民间艺术之一,用剪刀将纸剪成各式镂空的图案,虚实相生,大千尽显。

  早在纸的发明之前,人们便开始用皮革、绢帛、树叶等薄片材料,通过镂空技法制成工艺品。剪纸技艺至唐代得到了大发展,并开始与绘画、印染艺术相结合。

  民间剪纸具有非凡的张力,注重“装饰性”和“实用性”,以生肖、五谷丰登、添丁进子等吉祥的题材为主,有着“善良、喜庆、积极”的农耕文化烙印,形式通常是自发的“真情表露”,却往往呈现意料之外的效果,而由此衍生出的“文人剪纸”则走向了高雅艺术性的境界。

《衡山路》《衡山路》

  不同地域的剪纸也有不同的风格与流派,到了上海这座多元文化交融的城市,剪纸同样发展出了兼容并蓄的海派性格。

  李守白便传承了海派剪纸艺术风格,将北方剪纸的粗犷大气和南方剪纸的细腻流畅,恰到好处地融为一体。

  剪纸发展至今,已发展出折叠剪纸、刻雕、剪影、点染剪纸、套色剪纸、立体剪纸等不同的形式。李守白将多种技艺揉和,形成了独特的守白海派剪纸艺术。

《弄堂风情》《弄堂风情》

  技艺终究服务于艺术,叠、剪、染、撕、衬都是为了呈现出线条及块面在写实和留白之间的艺术美感。而艺术内涵首要的便是主题的考量,李守白坚持将呈现老上海风貌作为主要题材,“上海老街道”系列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武康路、愚园路、舟山路、衡山路、淮海中路……这64条被规划为永不拓宽的上海老街道,饱经风雨的同时也看遍了世事变迁。石库门、梧桐树、窄街道、来往路人,在他的剪刀下一一呈现出来。

  作品采用套色剪纸的方式,既有镂空建筑之形,又有海派风格的明丽色泽,浓浓的海派风情扑面而来。他的作品取材温馨而恬静,空间表现更加立体,给人稳重而鲜活,通俗又时尚的感觉。看到作品的上海人往往会驻足,将勾起的回忆向身边人娓娓道来。

《武康路》《武康路》

《愚园路》《愚园路》

  剪纸被称作东方的素描,是以线条剪影为笔触的“绘画”。李守白得益于早年既学剪纸,又习绘画的功底,融合了两者之妙,因此他的海派剪纸风格独到。

  套色剪纸作品《春色》中,由黑色剪纸线条构成的地面、门窗、桌椅的主体,却在窗框装饰、挂画、椅背上用了红色套色装饰,窗外和天空则运用了对比的绿色,画面颜色对比强烈,小小的颜色细节不写实却装点得当,尽显深庭老宅中迎春之喜气。

《春色》《春色》

  海派剪纸不仅要广泛地吸收其他剪纸流派和其他艺术门类的营养,更要突破传统剪纸陈旧的构图形式和题材范围,大胆创新,符合现代审美的新锐精神,也更符合海派文化海纳百川的特点。

  李守白以当代艺术语言融合传统剪纸工艺表现,画面多以黑色脉络为主线,红、黑、黄色彩鲜明,有着直接的视觉冲击力,极富当代气息,李守白在剪纸创作的路上似乎是改变传统,实则是坚守了海派剪纸的真正内涵。

  不破不立,人生重彩

  提到色调浓重饱满的重彩画,许多人认为是西方的舶来品。

  实际上,重彩画是早于淡雅留白的文人画之前,便出现在中国的一种绘画形式,“丹青”是古人对绘画的代称,“丹”即朱砂,“青”即石青、石绿,两者均是重彩的常用颜料,这也正体现了重彩在我国绘画史上的分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回顶部

回顶部

西部美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