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美术网

邵局乎 搅局乎?《宋元官窑假设与求证》求证之五

2018-12-03 18:34|作者:消息|围观: xiart.com.cn

  文:舒晓明

  假如说北宋官是“挖不出”的话,那南宋官窑则是“挖不完”。

  官窑、内窑、新窑、续窑、乌泥窑、余姚窑、旧越窑、哥窑、官窑、修内司窑、南宋官窑、龙泉窑大窑窑址、金村窑址、慈溪寺龙口窑址、低岭头窑址、杭州郊坛下窑址、卷烟厂窑址、老虎洞窑址、绍兴元年烧造、绍兴四年烧造、绍兴十三年烧造、绍兴十六年烧造、“大宋国浙”铭文、“已亥岁”铭文、“庚子修内司窑”铭文、“甲子”铭文、“大元国口六年”铭文、乾道临安志、淳佑临安志、咸淳临安志。30个词组,犹如30个硬邦邦谁也绕不过的铁桩,形成了南宋官窑研究的迷宫。

  建炎元年(1127年)至德祐二年(1276年)南宋共149年。历史只给了人们短短的149年,实际上连这都没有,每一个研究者都知道重点在“绍兴年间”,而重中之重在绍兴元年至绍兴十九年,仅仅十九年时间。若想在这短短的时段内将这30个词组安排得妥妥帖帖,众人心服口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范梦园先生说:“自宋代以来,学者们对于宋代官窑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在研究和实践中也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但是对于宋代官窑的全貌仍然是雾里看花,还需要我们寻找出更多的文献和实物线索。并对现有的资料进一步整合分析。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可以真正揭开宋代官窑的神秘面纱的”。

  时间与空间是绝对概念,是存在的基本属性。一个连起始烧造时间与终结烧造时间都说不清的窑址能被确认吗?一个刻着南宋一朝从没有过的称谓打着“庚子”铭印的荡箍能作为南宋官窑的证据吗?

  面纱没有揭开,雾霾依旧重重。

  有些言论令笔者感到震惊。“在老虎洞窑发现的十几年中,各方面专家和学者该肯定探讨和该研究的事都已经做了。现在再不承认这一窑场是修内司官窑,笔者基本上已无话可说了”。“个别人对已经定论的科学结论提出疑义,是哗众取宠”。

  笔者以为,拉大旗做虎皮,包着自己,吓唬别人的哗众取宠之徒正是持此言论者。故此失彼,摁倒葫芦起了瓢;前面孔雀开屏,后面露着屁股;正是这些人的理论的最大特点。

  凡初入南宋官窑门槛的研究者,必会看到以下三条路标式的史料:

  一、《永乐大典》引《容斋笔记》载:“秦桧修礼乐,文太平,止专用一宦官者主之,人乎为邵局,今浑仪礼器中,犹铸邵名,礼乐之器,兼有不合经典处,是欠名儒讨论”。

  二、《负暄杂录》、《坦斋笔衡》共同载有“中兴渡江有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

  三、 元人陆友《研北杂志》:“宋绍兴中,秦桧修礼乐以文太平,用内侍邵谔主之,时方造玉辂及卤簿仪仗,百工皆隶之,谓之邵局,故浑礼仪器,犹铸谔姓名”。

  三条史料引出三个问题:一、绍兴中修礼乐是为了粉饰太平吗?二、修礼乐之主持人到底是赵构呢还是秦桧呢?三、“人呼为邵局”、“号邵局”、“谓之邵局”,邵局果然存在吗?

  目前国内学术界大多数人的回答是肯定的:是为了粉饰太平,是秦桧干的,邵局确实存在。笔者以为这种答案是错误的,不符合历史真实情况。绍兴中修礼乐完全是赵构一人力主并操持,其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强化自己的正当性,复兴三代礼制,巩固皇权的一种政治行为。秦桧只不过是众多符合者之一。邵局根本不存在,是受秦桧迫害的一些人,为了报复秦桧而刻意散布的一种说辞而已。

  主观不等于客观,感情不能代替事实。

  秦桧有罪,罪不在此。洪迈所言是一种可以理解的报复行为,但是一种偏颇的失实言论。

  绍兴九年(1139年)高宗曰:“以渡江以后所作礼器多不合古”。“诏东京留守司搜访郊庙礼器来上”。高宗曰:“南渡以来,大抵遵祖宗之制,虽微有增损,不足为轻重有无”。绍兴十年(1140年)高宗曰:“近世礼器不合古制,如聂崇义三礼图极可笑。俟兵事稍定,当讲论改造”。绍兴十年(1140年)。。。。。。上曰:“朕尝考三代礼器皆有深意,后世非特制作不精,且失其意,朕虽艰难,亦欲改造,渐令复古”。宋史载:“南渡中兴,锐意修复,高宗尝谓辅曰:晋武平吴之后,上下不知有礼,旋致祸乱,周礼不秉,其何能国?”

  绍兴八年签订“绍兴合约”,宗弼撕毁和议,大举南下犯宋。高宗正是在此战事正酣背景下讲的这番话。这番话并非是信口开河即兴之语,而是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深思熟虑后的政治宣言。高宗提到“聂崇义”,(此公上文有提到,为北宋复古思潮的主要批判对象)。高宗提到“三代礼器,皆有深义”这是北宋大儒李公麟、吕大临的观点。吕大临讲:“非敢以器为玩也。观其器,诵其言,以追三代之遗风,如见其人矣”。李公麟讲:“圣人制器尚象,载道垂诫,寓不传之妙于器用之间,以遗后人,使宏识之士即器以求象,即象以求意,心悟目击命物之旨,晓礼乐法而不说之秘。。。。。。”

  “周礼不禀,其何能国?”这是赵构的肺腑之言,也是他的治国方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回顶部

回顶部

西部美术网